正骨水上的杜小星

温瑞安:

网易520发布会 《逆水寒》将于7月21日首测

来源:17173游戏网 


在首次曝光两年之后,网易旗舰级武侠游戏《逆水寒》终于在520游戏热爱者盛典上放出了首支游戏内战斗视频。这支战斗视频,由开发者使用GTX1080显卡电脑运行游戏,并通过游戏内置的摄像机系统,所见即所得录制而成。整体画面表现令人赞叹,战斗表现不俗。而且被操作的铁手明显在战斗中使用了一系列连招来频繁打击敌人,而被击中的敌人展现出来的被击倒、击飞、硬直等反应,令人对《逆水寒》更加期待。

《逆水寒》多次提到的enlighten全局光照系统在手机游戏中表现优异,游戏里树林中光影效果逼真,太阳被云层遮挡会引起光照的明暗变化;阳光穿过桦树林会在地面上留下斑驳的光影,树木面光与背光状态下,表现出的细微而自然的明暗差异过渡,也是一大亮点。

人物腰带上的皮革材质分外真实,毛孔、花纹清晰可见,看上去十分柔软,触感极佳;而金属棱角分明,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为了更精确地还原小说中人物的设定,铁手被设定成了一个略带沧桑的大汉。随身的斗笠上擦痕漫漫,隐约可见一路历经风霜。正是这些细节的打磨,使《逆水寒》营造出了一种丰满的江湖感,为玩家营造出更真实的武侠体验。

说到细节,视频中表现出的受击反馈也十分抢眼。铁手在战斗时的表情、挥拳打击的角度,甚至武功引起气流的变化都被清晰的刻画出来。游戏场景中的物品均为独立的个体,随着铁手不同技能的释放,落叶会出现不同角度的飘落飞舞;木凳、酒坛因为与铁手距离的不同,被击中后的损坏程度也表现出很大的差异。《逆水寒》将技能效果与可破坏场景物联动起来,结合物理引擎做出实时演算,战斗时“万物皆有响应”,让武者真切地感受到自己在用武功与万物交流,从而带给玩家带来更真实的战斗体验。

视频完整的展示了四大名捕之一的“铁手”与山贼战斗的整个过程,这场铁手被埋伏后突围的打斗情节也是来自游戏剧情任务之中。玩家通过操作铁手进行与铁手相关的任务线,而不是作为旁观的第三者,这使得玩家的代入感更加强烈,而且也与官方所提出的“天下英雄,皆入后宫” 的概念不谋而合。

《逆水寒》的自由度极高,玩家可以跟NPC自由交互,建立各种“微妙”的关系。在解锁游戏中英雄人物之后,英雄能否打破宿命、改写江湖历史,就要看玩家的具体选择了。

《逆水寒》官方宣布7月21日将开启首次“试剑天下”测试。



《有关溫派樂乎照片与温粉的说解》:“妒者慎入:血压自负”:

很多人有所误解:(一)以为读武侠小说的都是比较“年长”的读者,至少是85-80前的“遗族”。(二)以为以阳刚男性读者、大叔居多。(三)看武侠小说或相关作品的多不甚美或帅,因美和帅的都忙着做别的活动去了。

大缪矣。

我們不大清楚別的作家擁有什麼類型的讀者,但欢迎大家调查一下溫書讀者侠友支持者的最新数据:

(一)温书拥有大量的90后乃至05后的读者粉丝。温大哥有铁粉注册逾二千万,而且是死忠铁粉,因為溫大的文筆和觀念超新,以前可能還有比較守舊傳統的看不慣的,現在的讀者反而一見大樂,省覺師出這門、源自這头,于是便管它东南西北风,死忠温派不放松。

(二)温书有的是帅哥、美女读友、侠友,温大哥一直也一向有这些友好者明刀明槍、潛水暗中的拥护支持,更因为温书文笔惊艳优美,創意超新,女读者其實一点也不比男性势弱。                                                                  

(三)是温大哥平时不太同意将照片贴上发布,现得温大嫂大大大力支持,我们温派资料中心(即是派内戏称的“神毛组”:刁700、何火雞、香蕉人、陆破洞、飞龙钉、龙飞九天、網巨蟲、張廠公……组成的发掘纵队)每隔一段时间,可能会在乐乎和温大公众号或在温群发布系列温大哥与读者、侠友、美媚、帅哥照,敬请羡艳、吐槽、支持、点赞,至于别有用心、有色眼镜、搬弄是非、眼红嫉恨有毛者慎入,血压過山車人士自负。


温瑞安:

温瑞安读书会

来源:易水南 e家书咖


作家温瑞安

他是谁?

他是温瑞安,博古通今,学富五车,一位比古龙还现代化的武侠小说家。

温瑞安是中文世界里写最多字的作家之一,早在十年前他写下的文字結集的已逾二千万字。他1954年出生于馬來亞霹靂州美羅埠火車頭,當時只百戶人家不到的小驛站里,在未入學前已在庭院的水泥地上,用鳮毛醮水畫畫創作故事,水影里刀光劍影,拳打腳踢,但不久即風干滅跡。

小學三年級已發表詩作于香港世界兒童月刊。在小學時己已結合同學,辦綠洲期刊,成立剛擊道,同學和老師都喜歡叫他講故事,上學下課,他身邊都圍繞了一大群溫迷。年少时在新马以文学评论和散文起家,主編過蕉風月刊評論專號,同時舉辦過新馬第一屆詩人大會,出版天狼星詩刊,在學校已儼然學生領袖,以初中一生接編本由高中三生執編的華中月刊。

他個人極善組織,激发團隊精神,因其擅講故事,連老師也成了他座下聽課的溫迷,最高紀錄是一天代不同班級教師七節课。同期他創辦了綠洲、綠林、綠原、綠島等十個分社,最後聯盟成了天狼星詩社,他把社長之職供讓其胞兄,并在诗社只任職執行編輯。

后溫瑞安負笈台灣,在台卻以诗人称著,當時他的散文「龍哭千里」在台灣中國時報人間版連續刊出,轟動當地文壇,當時台灣80年代诗選,若未選入溫氏作品,會給視為不完整。而令他名成寰宇的则是武侠小说。“武侠文学”由他伊始正名,并正式出書和在各大書局正式出售(之前只能以簿本合訂裝出現于租書店)。 

他在台办诗社,开过武館,主编杂志,成立過八部六組,像武俠小說情節一般義結金蘭,因家世貧寒,不忍父母負擔加重,自行半工半讀,開筆㝍作武俠小說,還行有余地,接濟同事、同道,從民間到文壇到政界都有巨大的影響力,能一夜之間號召全臺各大專院校精英立時聚集于他所創的「試劍山莊」,後因树大招风,給加帽子,他認為鄧小平復出并推行改革開放,中國將有遠大的前程,因而給台府誣為:「藏有」明报月刋、百姓半月刊、沈从文、銭钟书等作品而蒙冤进牢。他在牢中,没有司法援助,众叛亲离,但依然夠在极其恶劣环境中,以烂报纸屑和厕能纸㝍完三部大书,包括二小说一散文一诗集,还迅速成为台湾军法处看守所中幫会大老看重的“智囊”级别人物。                              

后因海外知識份子為溫氏抱不平,聯名給蔣經國㝍信,國府不敢將溫氏嚴判,僅未經審訊判刑,暗押解離台,單方面公布「為匪宣傳」,以期其他地區整冶溫氏。溫在流亡的七年当中,居無定所,歷遍人情冷暖,人走茶涼,同時也踏遍各地,深譜人情世故與適應任何惡劣環境的能力。這反致使他在最不安定的境况下,成就他创作黄金期的第二个高峰。一人同时撰写十八个专栏,每天分別创作六个系列小说连载。

1985年于香港“东方” 、“明报”、“中报”、“星島”、“新报”、“成报”同时及先后刊载他作品。1987年7月,他的武侠小说正式于大陆出版,首版八十万册,不到一月便售罄。后來「神州奇俠」中「兩廣豪杰」一書,根據上海新民日報報導:一周銷罄89萬冊。同月《将军剑》登陆韩国,每月连载,帶动韩潮侠风。同年同月,他被邀重返台湾,成为当地唯一凡是雜誌刊物均见有他作品、报导、专访等。

三十年来,改编的影视作品已逾廿八部,近年他作品更成游戏的搶手热点,使他版杈年入以千萬計,且有價有市,還在上漲中,而今仍不断有手游页游端游上线。

他說話、反應、寫作極快,他現在仍能一小時㝍四千字,任何類型的小說或詩散文評論創作劇本,無一不有大量作品,而且對影視有長期觀察參與經驗,有獨到之心得。如今已出書逾一千三百多部,譯成多國語文,且演釋為漫畫、連環圖、影視網廣播劇有聲書兒童讀物等等。

他剛出任中國微電影协會主席,并為溫瑞安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總裁,自成一派文藝創作推廣合作社社長,同時出任多處文化教育、文學影視策划、監制、編導、評審。他在港台均有注冊公司,獨資擁有物業逾十一處。三年前網易邀他發微博,他還未親上,只托助理發图文,兩年內已擁有粉絲逾一千八百多萬,其中以90、00后居多。

在本世紀初,相關温瑞安論壇,達二十余萬個,數字驚人,而他自己還從不上網,也不懂打字。近年他在內地巡迴演講,所到之處,場場爆滿,反應熱烈,比偶像級明星歌星還熱情,找他薟名,常排長龍,而且女性遠多于男生,大多在二十歲上下,這在武俠文壇而言,極為罕見,何況溫氏今已65歲了。

多年前他武俠小说中有两句切口,而今成为溫迷俠友們對他的引言:「神州子弟今安在,天下无人不识温。」后有溫州作家南航續句:「今生不识温瑞安,纵搏侠名亦枉然。」


温瑞安侠友会天津联系人:吴镝飞  18622055055


温瑞安:

江湖那么远,是侠也断肠……

文:焦无虑

在武侠小说中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情节:就是大侠被身边最亲近的朋友或兄弟出卖,让大侠倍感痛苦,作为读者的我们常常会把自己带入到书中的人物身上,感受那种痛苦……

然而,在现实中,其实,有一种要比被兄弟出卖更痛苦的事情——那就是被身边一直栽培爱护值得信任的人,将其一生的艺术心血、作品精华、宝贵收藏——一次过丢失了——而且丢失的这些比生命还重要的书籍、笔记、心得体会记录——还是不可能再写出来了、再收集回来的、更是从来没有出版过的诗、散文、小说的原稿!!

每一本原创手写簿,都至少有40年的历史,和30年以上的追随……而做出这种无法弥补的滔天大错的事情的人,我焦无虑是其中之一!而被我伤害的就是最爱护、最提携、最栽培我的贵人温大哥啊!!

当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温大哥并没有责骂领队的我和遗失宝贵资料的陆破空,而是第一时间指示我们立即应该补救的方式和方法,可是我们在最佳的时间里,却没有及时的按着大哥的吩咐去寻找这些资料!

这是一次对武侠文学的毁灭,也是对中华传统文化侠义传承的毁灭!

我看到,留下语音让天下温迷侠友读者放心的温大哥,在台湾饱受莫须有的冤狱之灾的温大哥,仍然让我们开心,仍然请我们放心的温大哥,那么年轻,那么活泼,那么百击而不倒,我手写我心的温大哥,一夜之间,鬓角之间,竟然有些花白……

我揉了揉眼睛,看到温大哥,还是那个温大哥,还是所有人的温大哥!在温大哥谈笑风生间,我这个温派罪人的脑海中,浮现起了温大哥《山河录》中的一首诗——

“……古之舞者,玄衣更绝

那一弯明月,看过多少格斗?

多少位英雄,站着死去

笑着挺身,哭着故土?

人到三十后

不能想江湖

武林那么远

是侠也断肠

而世间情是一棵

恩恩怨怨的树

古之舞者……当风烟过去

再来的是什么……”

外一篇:
我眼中的“伟大人物陆破空”

第一次见到陆破空这个人物,是在2012年的北京,他那时是大哥身边的工作人员,让人很羡慕,可是就在那时起,只要你单独跟他工作或休息,他就会告诉你:其他人怎样工作懒惰,怎样连累了他,他怎样的委屈,他怎样忍辱负重,为了大哥怎样怎样怎样……可是从我在12年见到他,不到二个月,这个叫陆破空的人,口口声声说维护大哥的“好兄弟”,却不见了,不辞而别。而了解,这已经不是他陆破空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

过了可能是一年左右吧,我又在自成一派看到了这位叫陆破空的人物,此时他口中的他是一位开奶茶店,而倒闭负债累累的失意人。而温大哥再一次的给他高薪工作的机会,并一次次的用各种不伤害这位陆破空自尊心的合理理由,帮助他还他陆破空口中存在的高额债务。可是奇怪的事情是:每一次他陆破空口中需要还清的债务的钱数都是不同的,水涨船高,温大哥越帮他陆破空还钱,债务就越多,让我费解了好多年,到现在也百思不得其解……

而这位伟大人物陆破空身上,还让我感觉到人性光环的就是他的孝心!他的母亲常年抱病在身,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这在陆破空身上是不存在的。就因为这一点,陆破空在温大哥身边工作的时候,每一次回家探亲,温大哥都会额外给他一个大红包,让他给母亲买一些补品,补补身体。甚至为了让陆破空能尽到孝道,破例陆破空的工作时间,可以工作20天,就回家10天探亲,方便照顾母亲。高薪还是按一个月来算。

怎样,温大哥这么做够意思不?可是,当有些时候,温派聚会的场合,一些新进的温派兄弟在宾馆房间休息的时候,这位陆破空却大吐苦水,说:忠孝不能两全,为了自成一派的工作,为了报答温大哥的恩情,无奈的离开母亲……云云……让这些不明白伟大人物陆破空的温心子弟,眼泪盈眶,大呼其人陆破空够义气……时间能证明一切,现在,我真是信了你陆破空的邪了……

我在与这位伟大人物陆破空同时工作的时候,温大哥没少带我们免费去祖国的大好河山游历,有一次去到岳王庙参观拜祭,他陆破空肃然起敬,虎目含泪,神情凝重,对我说:他最佩服岳武穆为人,最恨秦桧这种佞臣贼子!!当场背诵一遍岳飞的《满江红》 ,让我对他陆破空肃然起敬!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或者是什么事情,让我的工作方式或生活态度,刺激到这位伟大人物陆破空了。他也能做到在背后跟别人、不了解我的人,说我就是:佞臣贼子,墙头草,见风使舵,马屁精……而他在点评我的时候,正在和我一起喝着啤酒,称兄道弟,肝胆相照呢……

而这一次,在香港,这位伟大人物陆破空,亲手遗失温大哥珍贵如生命的原稿、书籍、笔记之后,他说了什么?!他豪言壮语的说——“希望温大哥能在深圳告他,他要赔两亿元人民币,他要去坐牢!”妈呀,大孝子陆破空,你潇洒的去坐牢了,那你的妈妈怎么办呀?!你让谁来照顾啊?!你遗失了温大哥一生的心血,还想把温大哥往不仁不义的悬崖推啊?!

我眼中的伟大人物陆破空,这次 你就歇歇吧!拿着温大哥给你的钱,你毫无交代,转身就走,我不禁在想:我焦无虑是什么时候眼睛瞎了的呢?怎么认识了你这个“伟大人物”鲁海铭的呢……

《有关溫派樂乎照片与温粉的说解》:“妒者慎入:血压自负”:
很多人有所误解:(一)以为读武侠小说的都是比较“年长”的读者,至少是85-80前的“遗族”。(二)以为以阳刚男性读者、大叔居多。(三)看武侠小说或相关作品的多不甚美或帅,因美和帅的都忙着做别的活动去了。
大缪矣。
我們不大清楚別的作家擁有什麼類型的讀者,但欢迎大家调查一下溫書讀者侠友支持者的最新数据:
(一)温书拥有大量的90后乃至05后的读者粉丝。温大哥有铁粉注册逾二千万,而且是死忠铁粉,因為溫大的文筆和觀念超新,以前可能還有比較守舊傳統的看不慣的,現在的讀者反而一見大樂,省覺師出這門、源自這头,于是便管它东南西北风,死忠温派不放松。
(二)温书有的是帅哥、美女读友、侠友,温大哥一直也一向有这些友好者明刀明槍、潛水暗中的拥护支持,更因为温书文笔惊艳优美,創意超新,女读者其實一点也不比男性势弱。                                                                       (三)是温大哥平时不太同意将照片贴上发布,现得温大嫂大大大力支持,我们温派资料中心(即是派内戏称的“神毛组”:刁700、何火雞🐔、香蕉人、陆破洞、飞龙钉、龙飞九天、網巨蟲、張廠公……组成的发掘纵队)每隔一段时间,可能会在乐乎和温大公众号或在温群发布系列温大哥与读者、侠友、美媚、帅哥照,敬请羡艳、吐槽、支持、点赞,至于别有用心、有色眼镜、搬弄是非、眼红嫉恨有毛者慎入,血压過山車人士自负。

温瑞安:

子彈發射中的定镜


(温巨侠图片按语):邱立本先生一直是我很仰仪的人物,他是位很典范的意见领袖,他的亚洲周刊办的在中港澳、东南亚很有影响力,而且论见慎独明断,無畏眾議,雖千萬人吾往矣,頗有俠風,名仕派頭,君子风采,睿智得像一颗发射中子弹的定镜。他应该直接从政,想必有很多人跟随他。这次香港文化贸易局邀请下我作了個讲题,他在座是我的荣幸。他最近推出两本书,一是合集:“血色旺角:前世今生”,一是他的文章收集“谁让港独的子弹飞?”我破例在此大力推荐,好書大家看,他可不只是一个人在作战。


温瑞安:

温巨侠:杨娟和“跑题王”的关系

        四年前我应亚洲周刊江迅先生之邀,在香港书展期间会展中心演讲,替我主持“大局”的就是杨娟小姐。我一见她,眼前七八亮,心里却不舒服:她可是凤凰卫视的领主持人,口才好又得体又漂亮,她替我主持观众都来看她的又怎麼會定下心来听我的?这次是四年后,輪到了香港文化贸易发展局源永文邀约我出席,为这次“武侠文学”的展出作主題演讲,而为我主持的,又是这位「殷勤红袖,莫惜舍瓯」,锦口绣心的杨姑娘,这一下,可把4年前憋在心里的话,在台上当着她和观众面前说了。众哗然,笑,看她的,还是看她的;听我的,还是会听我的。
       记得四年前,未演讲前,先在会客室里与杨小姐交流配合,跟記者友好一道,還算谈笑风生,她询问:”可有什么话你要对观众听众说的,要我先向他们转达的呢?”我说:“未有。”其实,我想,我要说的自然会直接跟他们说。我演讲是从来不打腹稿的。四年前她穿旗袍,腿上衩开得腰高,大家镜头老向她粉光致致的玉腿上照。这次她穿翠黛色的裙子过来,贵宾席里其他闲杂人较少,在场的是邱立本先生这些高段宗师,但大伙儿的手机仍是老往她那儿照料。我想俺哪怕怎么露大腿穿裙子都不会有这种效果哈。
        四年前她引介了我之后,看我开了话匣子侃侃而谈,她就溜幕帘后闲坐去了,但由我长江大河发挥泛滥。我讲得正酣,忽听“咣啷”一声,从幕帘她坐的位置传来,不知掉了手机还是高跟鞋哈,我想过去帮她捡起来,她却溜达出来笑咪咪地说:“温大侠口才那么好,我都正好闲着休歇算了。”我心里嘀咕:莫不是听我听的太投入睡着了?
       这次听说她是推了几项主持,特别选了我这樁事为我主事大局的,真给面子,但这次台上堆了沙发摆好龙门阵,她大多数时间都得上来助阵,而我也点名向她要求主持听众观众们发问。她拿着麦克风上来就笑意盈盈的说:“你们尽管问。但温巨侠的回答一定跑题,他是跑题王(众笑)。不过他每次跑题的内容,正是大家最感兴趣听的。”这句话讲中大家心事,一起笑了好久。我就这样被她伤害了,而且还当选了“跑题王”。
        不过,我觉得,下次,可能是我的娱乐文化公司,可能是我IP的宣发与记招,也可能是我自己的演讲或活动,我和杨娟,还是有先良后好继续下去可能更有星花璨烂的合作机会。

温瑞安:

他们才是真正的侠者
2016-08-24 温瑞安 温瑞安巨侠

 
 
 
        将武侠“现代化”的构想,其实是想更进一步,把武侠“现实化”。
        把武侠“现实化”的意图,对武侠小说作家而言是必要的。大凡真能传世、能不朽、能深心打动人心,流播久远的经典巨著,总是要有反映时代、挖掘人心、迫视人性、描写现实的功能和特色。

这里不打算也不必例举,相信看官心中巳罗列不少经典名著的实例。如果武侠小说一味只逗留盘恆在幻想、玄思、虚构、预设和寄情于古代的背景以借尸还魂,那么,武侠小说及其他武侠类型,顶多只能自娱、娱人,大不了是自欺、欺人,难以再进一步,迈入文学艺术的殿堂。

只有拿武侠小説谨视为消遣、消闲读物的作者和读者,才不曾为这素材过于划地自限、故步自封而生焦虑,而求突破。到头来,武侠成了明日黄花,自弃、弃人。

       把武侠“现实化”,也是合理的。坦白说,“武”之盛行,在指武术的深化、神化、渲染化、扩大化,恐怕要比过去任何一个时代、朝代都来得根深蒂固,甚至可以说无孔不入,无微不至,无所不在,无量弗屆。

那都是因传媒电子化、传播媒介的加速力、渗透力、凝聚力迅即变倍之故。现在,那儿都有人在练武练功,那儿都有人知道中国功夫和武侠(打)电影或小说,甚至还知道天下功夫出少林,学chinese kung fu,碧目金发的洋人加起来恐怕还不少黑发黃肤的少。基建是足夠了,群众的底子也夠厚。在现实里,还有许多人在响往、享受、苦练“武艺”,而中国武功也真的扬名海外,名震天下,却为何“武侠”好像仍只是古远的回声?

       何况,这还是个最需要侠者的时代。每次,每回,每段时候,甚至每一天,我们,都在报上读到新闻:一位在路边烧烤的汉子,因助一位给抢劫的女子追回手袋,给活活刺死。一个男子,因得悉病重的岳父一家人,给困于风雪道上,他在雪地上徒步三百里去运送饮料和粮食。

一位因为不忍心见城管又打人了,而下车去拍摄现场的热心人,交出相机举手投降后仍给活活殴死。一位休斑民警、见公车上有人扒过银包,下车狂追时给人强行剖了胸腹。一位好心邻居,听到 妇女呼救声,第一个冲出去追贼,却给劫匪反扑开了膛………这样的“新闻”,巳是不“新”了,每天每处每地每每都有。

我们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这些人才好,他们是义所当为,见义勇为,有时候,似乎还只顾舍己为人,而罔顾自己安危見义智为,不过,在那一刹间他们的决定,谁也不能否认他们是真正侠者义为。
       有一个名字,他们肯定是适用的,他们才是真正的“侠者”。
        ———谁说“武侠”不能进入现代

(本文原刊于2008/04/19 南方都市报)

温瑞安:

【巨侠唐宝牛】               文:夜依稀

       在武侠小说里,人们都习惯称为大侠,可是温瑞安却在武侠小说中创造了一个新的称呼,那就是巨侠,巨侠的意思就是大侠中的大侠,巨大的侠,这是温瑞安在【说英雄谁是英雄】和【七大寇】中用来形容唐宝牛的,后来却被无数温迷用来形容温瑞安,尊称他为温巨侠。温巨侠到底有多么巨大,我们暂且不说,先谈谈温巨侠笔下这位唐巨侠。

       在【说英雄谁是英雄】中,温柔途中与王小石、白愁飞分开之后,经历的就是温瑞安的另一部书【七大寇】的故事,两部书是同一时间发生的故事,这在武侠文学里也是个异类,与其他作家按照时间先后顺序写作完全不同。唐宝牛与方恨少、沈虎禅等人是七大寇成员,他是个很有趣的妙人,他认为大侠不足以形容他的伟大,所以他一向自称高大威猛宇内第一人天下难有敌手无敌最是寂寞的唐巨侠宝牛是也,这种风格的称号由此传播开来,后来也常被用到各种影视剧里。

      唐宝牛扔出粪便却能高喊唐门暗器,他表面看起来很随意,很粗心,可是对于爱情却是那么的认真。

       唐宝牛第一次见到朱小腰的时候,不但不知道朱小腰长什么样,甚至连朱小腰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可是却能说自己喜欢朱小腰。他一生最执着的就是对朱小腰的那份感情。

      唐宝牛为了追求朱小腰,求助于好友张炭和方恨少。他布局英雄救美不成,朱小腰却因为一场舞感动了,朱小腰第一次哭也是因为一场舞。

       朱小腰的生命本来是一场舞,她的才华也在于舞,她的腰那么纤细,也为了跳舞,她的手脚那么灵便,也是为了舞蹈。她的样子那么好看,就像是一场舞从风姿楚楚舞到了绝楚。她这么爱舞,可是她自生下来就全无学舞的机会,这是她一生最大的遗憾。

       所以,在朱小腰生日的那一天,唐宝牛为她安排了一场舞,并让她有机会学舞蹈,可是朱小腰拒绝了。

      朱小腰学舞的心已经死了,她觉得练舞的年龄已经过去了,虽然朱小腰拒绝了,可是她也感动了,但感动了并不等于接受,也不表示就爱了,只不过唐宝牛不知道,唐宝牛以为拒绝了就是打动不了她。

       但唐宝牛与方恨少因为殴打皇帝和宰相成为囚犯,去救他的却是朱小腰。

        朱小腰是欠不得情的,她要还唐宝牛一个恩情,她为了还唐宝牛这份恩情,在关键时刻去救唐宝牛,她也因此死于惊涛书生吴惊涛之手。

      唐宝牛执着到最后,差一步却不再坚持了,或许他的心真的死了,可是朱小腰的心却活了,朱小腰也暗自喜欢唐宝牛的“憨”、自大、自卑以及自吹自擂、自以为是,还有他的自得其乐。朱小腰甚至也在暗里希望:他若有心,若真的有意,再主动示好时,再表明一下,以示坚贞,说不定她就真的答应了、默许了、接受了、也对他像他对她一般的好了。但一切还差那么一步。

      男女的感情常常是这样,当你用情最真、最深的时候,对方还没有感觉,而当你淡了的时候,对方的心却热了。男人和女人的感觉总是不在同一个节拍上。

        唐宝牛与朱小腰最令人感动的地方并非他们之间的感情,而是朱小腰的死,朱小腰的死让他们原本平平无奇的感情得到了升华,也被温瑞安描写的荡气回肠,诗情画意,这也是温瑞安写情的独特之处。

        朱小腰死前对唐宝牛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多情总被无情伤,我要走了,颜老在等我呢。你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世上,要记住多情总为无情苦啊……”

      朱小腰为唐宝牛而死了,她已经还了唐宝牛的情,她为他送了命。

      唐宝牛眼前出现了一只狐狸,那是以前朱小腰在“小作为坊”遇伏时放生的红弧。这似乎隐藏着朱小腰的一句遗言“待来世再跳这场舞吧……”

       从此,唐宝牛变了,变得黯然神伤。

      论武功,唐宝牛虽然算不上高手,但他自己一定会将自己列为高手的行列,甚至是高手中的高手,不过他足以称得上是锋芒毕露的巨侠。


温瑞安:

素描温派群侠 第六卷 勇敢的少年冷血
2016-07-13 苗博 温瑞安巨侠

十二卷素描中,每一篇风格不一,而这一篇是最不一样的,每一篇都是按照真实的人物来临摹,而这一次是在临摹的基础上,多了一些加工,加了一些想象,我是在写冷血,同时也是在写自己。


我没尝试过这样写,也许会写的失败,写的不好,但我还想试试看,会写成什么样。 同时关于冷血的评论,一定绝不止这一篇,甚至是两篇、三篇,所以和我一样喜欢他的读者可以不必担心魅力十足的冷血被我接下来的尝试写走了样。

我一直对冷血的童年很好奇,想知道他和狼群的故事,就从那时写起……
(下文中黑白色为现实“素描”  带颜色的文字 为构想 加工  为素描“上色” 带自传色彩部分)

冷血从小在狼群中长大,他曾随着狼群,去过远方的草原,去过北方的雪山。狼向来只流血,不流泪。

它们总给人一种坚韧的感觉,他们习惯了忍耐与等待。从一出生就伴随他们的,是寒冷和饥饿,忍耐和等待是他们第一门必修课。他们一生都要学着怎样与孤独相处,无论你喜欢或不喜欢。

或许冷血后来的坚韧,面对强敌时的忍耐等待,就是从这时学会的。

最忠诚的情人是孤独,她若即若离,永远陪你。
有一天,那只喂养冷血的母狼,被人类射杀,冷血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将那猎人扑倒,冷血咬着他的脖子,直到他再也不能射箭,再也不能踏上回家的路。
冷血不知道回家的感觉是什么样的,他没有家。
冷血从来没见她哭过,母狼临死前,却流了泪,冷血看到她双眼紧望着小狼玩耍的方向,始终没有闭合,眼神里写满了不舍和牵挂。
一夜之间,那只小狼就像是长大了。
没有了依靠,小狼只能靠自己去生存。起初它只要一见到有猎物经过,便立刻动身追赶,每一次都无功而返。慢慢的他学会了等待,等靠近些再靠近些,在它们最意想不到的时刻出手,成功率显然提高很多。这一路上,他要忍受饥饿,他摔倒过无数次,满身是伤、
身是血、他一直忍耐着…… 
冷血呢?他遇到了诸葛先生。
直到冷血看着小狼完全的长大,可以独立生存在这世界上,冷血才与它分别。
在那个下着雪的冬夜里,冷血走的时候,它正熟睡着。
可冷血总感觉到,它已经醒了,它在用复杂的目光远远的望着冷血。

人生就是不断的放下,然而痛心的是,许多时候,我们都还没来得及认真道别。

       

      
来到了江湖上,冷血不太习惯与人打交道,他也不太会讲话,他们觉得冷血很冷。

他看到了许多不平之事,他看到了那些险恶、阴暗、欺压、伤天害理……
他想去改变这些、消灭这些,但他的力量还太小,他每日每夜在野外习武,忍耐和等待着时机。

那天,他听说六扇门和神侯府在招捕快,很多人想去试一试。
冷血问什么是捕快。
他们说就是伸张正义,除暴安良、抓捕坏人的人。
这正是冷血一直很想做的事,原来这世界上还有这样的职业。
他立即动身,进京城,尽管他清楚自己的功夫还未练到家,尽管他对人世间的感情缺少理解,但他不管这么许多,“我一定要去试试看。”
京城里,报名的人很多,武艺高强的人很多,他们秀着伸手,他们炫耀着自己的宝刀、出身、来历、背景、门派……这些冷血都没有,  但冷血并不惧怕他们,“我来是要为天下百姓伸张正义的,不是来和他们比出身的。”
      

从京城回来后,冷血又像往常一样,在野外习武,等了很久都没有京城的消息,他已经渐渐忘了有那回事。
冷血忘不了那天下午,在京城认识的捕快快马加鞭的赶来,她告诉冷血,你已被神侯府选中。

冷血向来极少会笑,但在那天他却笑了。

那天冷血特别开心,他躺在湖边的树上,傻笑了一整夜。
他终于离自己的理想又近了一步,那一晚的世界特别安静,星空很美,他永远忘不了那一天。

后来的时光,他便开始了追捕的岁月,开始和三位师兄一起,破获一桩又一桩大案件。

他终于可以全力以赴的做心之所向的事情,每一次办案,他都格外的卖力,坚韧不拔,永不放弃,不管面对多么强大的对手,他也不惧怕,他总能找到机会,一举击破。

这离不开他小时候从狼群中学到的忍耐与等待。在十六岁的时候他便已屡建奇功,他追缉要犯从来未失败过。

十八岁时他为了要擒住一武功极高的混世魔王,他躲进那魔王的魔窖里十一天不言不动、不饮不食;抓住一个仅有的机会趁那魔王不防之际给予致命的一击,一时使武林为之轰动。

十九岁时单人匹马闯入森林追杀十三名巨盗,终于把对手一一杀死;甚至高过他武功一倍的首脑也死在他剑下。

他一跃成为了天下四大名捕之一,他的热血,他全力以赴的出击,他的坚韧不拔、敢作敢当、不怕伤、不怕累、不怕痛、不怕苦的精神,深深的激励着我,也激励着许多心中有梦的少年。
            

温瑞安:

【处变不惊狄飞惊】
文:夜依稀
      顾盼白首无相知,
      天下唯有狄飞惊。
      如果你没有朋友,请找狄飞惊,狄飞惊会是你最忠诚的朋友。如果你没人了解,请找狄飞惊,狄飞惊会是你的知音。如果你惹上麻烦,请找狄飞惊,因为他会为你解决一切疑难。如果你想自寻短见,请找狄飞惊,他必定能让你重萌生机,纵连皇帝老子拿一千万两黄金求你去死,你也不肯为他割伤一只手指。
      这是城里流传最广的传说。
      可惜狄飞惊只有一个,要见他并不容易。
       天下间只有一个人可以随时都见得着他,既不是狄飞惊的儿女,因为狄飞惊没有儿女,也不是狄飞惊的夫人,因为狄飞惊没有夫人。狄飞惊一生只有朋友,没有家人,他独身一人。
       任谁交到狄飞惊这样的朋友,都一定能有惊人的艺业,但也许狄飞惊真正的知交,也只有雷损而已。
       有人说狄飞惊能容天下,雷损能用狄飞惊,所以他能得天下。
       但狄飞惊并不好出风头,他年轻、孤寂、潇洒且带有一种逸然出尘的气质。好看得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狄飞惊。
      狄飞惊颈骨折断,抬不起头来,所以被人称为“低首神龙”,可是面对高手关七时,他居然抬起了头。
      狄飞惊一向深藏不漏,深不可测,他不一定用武力,甚至不一定要用智计,就能打击敌人,有时候,他用谣言流传,也一样有伤人之力。
      狄飞惊有过人的武功,却从来没有人见过,直到【群龙之首】中,他与众高手力战关七时才第一次施展了自己的高深武功,一出手就是旷绝古今的“大弃子擒拿手”而且原来他抬起头之后,可以用目力发射内劲,——眼刀。
      一般的武侠小说,最精彩之处都是武打场面,而温瑞安的武侠中,文斗的精彩程度绝不次于武打描写,其中最典型的就是狄飞惊。
       狄飞惊沉稳、内敛,他最初在三合楼与苏梦枕的谈判中就表漏无疑,他在顶头上司雷损面前依然处变不惊。狄飞惊见解独到,直接击中问题的要害、核心。他对六分半堂与金风细雨楼局势的分析以及对苏梦枕的分析极为透彻,令身为六分半堂总堂主的雷损都可以不假思索的完全信服,犹如一位世外高人。
      狄飞惊这个人不禁让我想起了车田正美的【圣斗士】中那个最接近神的男人,守护处女宫的黄金圣斗士沙加。狄飞惊与沙加虽然是不同类型作品中的两个不同的人,却有着共鸣之处,沙加一向都是闭着眼睛,一旦睁开眼睛就会发挥强大的杀伤力,正如狄飞惊一向都是低着头,一旦抬起头来也会发出眼刀。沙加也如狄飞惊那样有着惊人的潇洒相貌,却行事低调,深不可测。
      狄飞惊经过【说英雄谁是英雄】中【温柔一刀】,【一怒拔剑】,【惊艳一枪】,【伤心小箭】,【朝天一棍】这五部,直到第六部【群龙之首】中遇到关七才第一次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高深的武功,可谓是隐藏很深的高手。
      如果说,沙加是最接近神的男人,那么狄飞惊就是【说英雄谁是英雄】中最超凡脱俗的人。
      人活在世上,如果不被人了解,就会被人误解。有的人宁愿被人误解,也不刻意让人了解;有的人则为了让人了解,致使别人误解,沽名钓誉。狄飞惊当然属于前者。
       狄飞惊,本名狄路,是一个孤儿,一出世就缺乏照料,出生在一个穷乡僻壤之地。他在儿时不但穷困,而且几乎给一匹老马一脚踩死,他被踩断了颈脊,幸得雷损相救。
      于是狄飞惊就开始了与雷损的关系,雷损本来是去选马的,却选中了他,而六分半堂也因为狄飞惊有了一个新的局面,狄飞惊也从未忘记过雷损的知遇之恩。
      有人说,狄飞惊喜欢雷纯,可以肯定的是狄飞惊并不讨厌雷纯,否则他也不会在雷损死后仍然留在雷纯身边,但这并不一定就是男女之情,这是一种微妙的感情,这也是温瑞安在小说中的一个留白,给读者想象的空间。留白引起的争议性越大,作品影响力也就越大。
       温瑞安在狄飞惊出场时,先写出了狄飞惊的独特个性,却在最后【天下有敌】中写出了狄飞惊的童年经历,从而透露出这种个性的形成,使得狄飞惊这个人物不但形象鲜明,而且性格更加合理。这种写法后来也被运用到影视剧的表达中,港剧【读心神探】就是如此。

温瑞安:

南检江湖列传之四大名捕震武荣

2016-08-18 南安检察 温瑞安巨侠

温派小编按语:

四大名捕的「出身」不一样,「遭遇」不同,受到的关注和支持比重也不一样,所以,他们少年的故事,有的就多写一些,有的便少写一些,有的故事发展成主线,顺便破解了一些原先「四大名捕」故事布伏之谜,但有的读者和评者就有点沉不住气,纷纷替我计算篇幅长度、容量,满以为四位名捕内容必须同等同样,长短一致,生怕的我完不了。我看,那可是他们的想法,可不是我的。「少年四大名捕」故事本就有五部:「少年冷血」、「少年追命」、「少年铁手」、「少年无情」、「少年名捕斗将军」、本来就打算这样布局,只不过笔下人物自有其生命活力,所以也包含了一些随意性的笔触。以前没有的说是出版方面生怕题目和布局一出就有模仿抄袭而已。我和我的读者所关心的是:四位少年名捕如何从他们面对的困境中成熟,如何克服他们的逆境,渡过他们的考验:包括啊对友情、亲情与爱情,正义、武功和智慧,而不是在讲一个纯粹很童话的故事。至少我的读者从不满足这样轻率的交待。四大名捕也会跌倒,也会遇上挫败。

以上一段是温巨侠多年前写下的。四大名捕现身江湖四十余年,流风所及,名捕形象影响深远。内地各省市的公安部门,出现不少“四大名捕”,这次到南安市。

在南安市检察院侦查监督科,也有这样四位名捕,凭着各自的独门绝技,定纷止争,共同维护着这片江湖的公平正义。

在2016年泉州市检察机关侦监业务竞赛中,由大师兄统领三位名捕出战, 鏖战数日,三人分别斩获业务标兵及业务能手之誉。

至此,在南检默默匡扶正义、立下汗马功劳的“四大名捕”开始浮出水面,下面且为各位起底我们的南检四大名捕。

横眉冷对荡邪氛,坐镇八卦不染尘。

他,是最不像科长的科长,文能统领办案件,武能挺身上前线。从事检察工作已二十载,江湖上关于他的传说从未停息,长年的点滴积累,终成今日排兵布阵,决胜千里的领军人。

案件有什么不懂的?问灿辉

捕头们遇到什么困难了?问灿辉

晚上加班肚子饿了有没有东西吃?问灿辉,是的,没错,为加班捕头们包水饺吃也是他的一项隐藏技能。

双手拨开罪恶迷雾,一心只寻正义之途。

案件办理数长年位居科室前列,坚韧的意志力,是她行走江湖的过人技艺,对案件一以贯之的认真对待,哪怕放弃休假,哪怕带病坚持,多少个夜下灯火,为的是案件准确定性,为的是对犯罪不枉不纵,金石可镂之势,令江湖恶徒闻风丧胆。

正气流古今,善恶判分明。

办案速度快,监督能力强,江湖上素有“案件定不了,下班还太早”之传言。他追的不是谁的命,追的是公平正义的司法之命,追的是案件隐藏的事实真相,追的是不曾忘却的侠骨柔情。

一动显神威,罪恶势倾危。

平素静若冰封,对案动如激瀑,她是四大名捕中最资浅的一个,但实力不容小觑,丝毫不逊色他人。对案件有绝对的冷静,动如鹰击长空,让一切犯罪无处藏身、无处可逃。相信大家对南检四大名捕已有了基本了解,接着就让在下带各位一探他们平素修炼之法。

步入侦监科,你会感受到一股紧张刺激的气氛,办公桌上堆积着各式各样的案卷,甫上班名捕们便已投身忙碌的工作之中,或认真审查案卷、或彼此沟通研究、或去看守所讯问犯罪嫌疑人,确保让案件得到合法公正的处置。

到看守所提审嫌疑人是名捕们的日常工作,每天名捕们都会从大师兄处领取新的办案任务。

仅有七天的办案期限,注定了名捕们高速运转的工作节奏,一个案件,不论简单复杂,他们都容不下一丝懈怠。

在奔波办案的同时,名捕们也从不懈怠,时刻不忘提升功力,定时结合办案实践,紧跟江湖热点难点开展调查研究。

伏案工作,反复斟酌,都只为作出一个公正的决定,阅卷、提审、汇报,研究,日复如斯,而正是这些看似枯燥乏味的反复劳动,才造就了今天四大名捕令江湖罪恶为之色变的深厚功力。

在2016年泉州市检察机关侦查监督业务竞赛中,许玉芳、李达显摘获“侦监业务标兵”,杨莹莹摘获“侦监业务能手”,均杀入十佳名单。

在全省检察机关侦查监督业务竞赛中,许玉芳再度获得“侦查监督实际能力考察环节优胜奖”的荣誉。

(本文原刊载于今日头条-南安检查 时间为2016年8月16日)